是一条淹死在大野智眼角的废鱼。
⚠️CP杂食但有雷 具体参阅fo前需知
气象团❤️💙/💛💚产出ONLY
KKL ftr300年守护者

Life is a maze and love is a riddle.

[山/SO]黑ネコのタンゴ

一个迟到的贺文 本单位725天神祭第十三周年快乐!

文不对题系列 短打 私设有 OOC有

接受请下拉w








这是一个傍晚。

我们的男主角樱花先生遇到了一个难题。


像往常一样,樱花先生提着吃完的荞麦面外卖下楼丢垃圾顺便消消食,出电梯门的瞬间,他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拽住了裤脚。

“!!!”

不瞒各位说,我们的男主角虽然平日里看起来精英又立派,但本质上还是个害怕鬼怪传说的小可爱。冷不丁地被这么一吓,连外卖盒子都差点飞出去。眼看着樱花先生肉眼不可见的尾巴渐渐炸开了毛——

“喵~”

什么嘛,原来只是只猫啊。

樱花先生长舒了一口气,攥紧外卖盒子后低头看了一眼。是只小黑猫,眼睛是透亮的蓝,爪子肚皮和尾巴尖尖倒是白色的,像不小心趴在油漆上睡着了一样。

他蹲下身去,猫也正目不转睛地观察他,轻轻地仰着头,蓝盈盈的眸子里是一片温柔又深沉的海。

“是不是找不到回家的路了?都这个点了,该吃饭了吧。”

猫只是盯着他看。

樱花先生看着猫,越看越觉得像他那位出门采风一个月还未回家的艺术家恋人。眉眼盈盈,有着柔软的腰肢和性子,会冲你喵喵撒娇也会躲起来自己一个人生闷气。

他冲猫示意了一下手里的外卖盒子,“我要去丢垃圾了,你要不要一起?”说罢径自向前走去,回身正准备关单元门的时候和跟在脚后的猫的目光撞了个满怀。

“走吧。”


傍晚的凉风习习拂去了白日的闷热,樱花先生丢完垃圾后又绕到便利店买了包妙鲜包,一人一猫就这样瘫在了公园的长椅上。

“吃完就赶紧回家吧,不然你的主人会着急的。”

猫好像是听懂了他在说什么,直接把自己盘进了樱花先生的怀里,可怜兮兮地冲他喵个不停。樱花先生露出了抱歉的笑容,“真是对不起,不能把你带回家呢。”

因为家里已经有一只猫了啊,会打架的。

“不过你也真是奇怪,很少会有这么粘我的猫。”他小心地摸了摸猫柔顺的毛,看它没什么抗拒的意思又放心大胆地揉了一把,“我觉得我也就一般招你们喜欢吧,不像我们家那位,每次都怀疑他是不是哪个街区的野猫头子修成人形了。”

记得一起去旅行的时候,正值冷清的冬日,两个人一起漫无目的地在北海道街头散步。樱花先生正暗搓搓观察环境准备要是没人就打个啵,一回头被后面跟着的一串猫吓了一跳。艺术家先生注意到了他这边的动静,看到那串猫笑得眉眼弯弯。

“你们啊,怎么回事。我刚刚不是说过了吗,打扰人谈恋爱是没有小鱼干吃的。”

最后嘛……樱花先生的人生阅历簿里,添加了一项,被猫们围观亲亲。


樱花先生就这样被一只小黑猫封印在长椅上,直到夜色渐渐漫开,灯一盏一盏地亮了起来。

“你还不打算起来吗,可是我要回家帮人录News Zero了。”他拍了拍小黑猫的屁屁,结果被猫抽了一尾巴,“他非得要把每天的都录下来,真不知道看几个月前的新闻节目还有什么意义。”

喂喂,主播同志,嘴角笑意收一下,不要得了便宜还卖乖了。

“小朋友这么晚还不回家是要被罚的哦,可能你第二天就没有小鱼干吃了。”樱花先生又把猫从头撸到了尾,抬起它的下巴和它真诚地对视,努力传达出“被克扣粮食是件很可怕的事”这一讯息。

猫的眼睛转了转,似乎是认同了这个观点。它舔了舔樱花先生的手指,轻巧地从他的腿上跳了下去,然后消失在了灌木丛里。

“终于走了,这孩子也太粘人了。”被封印了好几个钟头的樱花先生可算是落着换个姿势瘫着,他伸了个懒腰,正准备起身回家——

“呜哇!”

太可怜了,我们男主角的人生阅历簿上又添一笔,被猫压到腿麻。


“咦,翔くん?!”拖着一个大到能装下他自己的行李箱,刚结束采风的艺术家先生意外发现了他们家苦着脸的樱花先生,“这么晚还在外面?”

“智くん!”樱花先生的眼睛一瞬间亮了起来,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也不让我去接你。”

“我有发消息,是你自己没看到。坐在外面干嘛,家里停电了吗?”

“不是……腿麻了起不来……”樱花先生可怜兮兮地伸爪,等着被拉起来。

“……”艺术家先生露出了一个毫不掩饰的嫌弃表情,上前捏住樱花先生的手刚准备拉他起来,却反被一把拉进了对方的怀里。

他有点懵地跨坐在樱花先生的大腿上,然后耳边传来樱花先生的低语。

“お帰り。”

艺术家先生笑了起来,他摸了摸樱花先生的后颈,抱住了他的恋人。

“……ただいま。”


“我刚才在车上梦到了!”

两个人看完了News Zero洗完了澡,樱花先生正给艺术家先生擦他的一头软趴趴小猫毛,刚才还昏昏欲睡的艺术家先生突然兴奋了起来。

“智くん不要动啦,马上擦干了。梦到什么了?”

“梦到我变成猫了,然后正好碰到翔くん出门,就跟上去了。翔くん好温柔哦,对变成猫的我也这么好,还这——样挠我的肚皮!”

樱花先生看了看滚成仰躺姿势的艺术家先生,放弃了把小猫毛再擦干一点的小野望。他起身去把毛巾挂起来晾好,回来发现艺术家先生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了一个春卷,嘴里还在念叨着翔くん在梦里也好帅。

他笑了笑,拆开猫卷把自己也裹了进去。


“不仅在梦里,在床上也很帅哦。”







FIN.




本来想玩小翔的double帽衫梗的!但实在是不舍得让他大夏天穿这么多就忍痛放弃了XDDDD

最后是不是嗅到了一丝丝车的气息?是的!是没有车的!(被打

话说有没有人可以教教我怎么起题目……一个每到要起题目的时候就打开网易云歌单的人真的是无语凝噎orz

评论
热度(14)

© aKoi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