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一条淹死在大野智眼角的废鱼。
⚠️CP杂食但有雷 具体参阅fo前需知
气象团❤️💙/💛💚产出ONLY
KKL ftr300年守护者

Life is a maze and love is a riddle.

[策藏]明朝杏花

震惊!万年咸鱼突然翻旧文混更!
15年的520庆文……从微博搬过来装作我在更文的样子((

“喂,你看过烟火吗?”

子时,夜凉如水,李彦和燕穹正在值夜。两个人躺在军营大帐外的土坡上,抬头看着边塞的天空。星野低垂,四周空旷寂寥,燃烧的篝火偶尔发出细微的木柴爆破声,寒凉的空气中似乎还存留着白日里的杀伐血腥之气。

然而李彦的问题并没有得到回答,他扭头看向燕穹,这个年轻的孩子似乎早已进入了梦境之中。李彦瞥了他一眼,突然笑了,开始自言自语了起来,声音满是困倦与温柔。

“那年上元节扬州城放烟火,人很多,有个偷儿想摸走一个藏剑小少爷的钱袋却被他发现了,硬是被他追了三条街。许是见他狼狈,我拦下了那个偷儿,将钱袋还他,他感激于我,此后便算是认识了。”

“那小少爷向我道谢的时候,那双眼睛真亮。真的,这么多年过去了,我还是记得,扬州的烟火我看了那么多年,没有一次美过他的眼睛。后来才知道,他是真真正正蜜罐儿里泡大的,世家嫡子,功夫也好,整个人都纯得很。”

“之后一遇到跑藏剑的任务我就主动请缨,渐渐地就熟了起来。他这个人,行事一派天真却落落大方,招人疼得紧。我本以为我只拿他当兄弟看,直到我发现,我手中长枪想守护的不仅仅只有海晏河清,还有他的一世太平。”

篝火有些黯了,李彦揪了一把枯草扔进火堆。 “但他身边不该有我。藏剑的少爷,相伴的该是扬州风西湖月,或许还有温柔的秀姑娘,总之不能是我这个浑身是伤死生由天的天策军。生平第一次,我恨起了我的身份,我终是无法给他与子共白头的誓言。”

“后来又是一年上元节,当烟火放完的时候,他说他喜欢我。我怎么拒绝的了他?那段日子恍似在梦里一样,每日清晨睁眼便是他明艳的眉眼,安稳睡在我的肩臂。我告诉自己,这辈子就他一个了,此后碧落黄泉也不负如此深情。”

“转眼已经过去五年了啊,我的每一次出征对他都是一场折磨,却庆幸他没有放弃过我。这是最后一场仗啦,打完我就回扬州陪他。他在城郊盘了院子,院里种了银杏,秋天黄起来很好看。上元节也快到了,今年的烟火我陪他看。”李彦笑了起来,眼里满是亮闪闪的希望,“我欠他太多了,一辈子可还不完,只好把下辈子也许给他了。”

身旁的小天策依然安静睡着,李彦踢他起来,“回去睡吧,天明还有的拼呢。”燕穹抓抓头发睁开眼,红缨一团糟乱堆在头顶,他冲李彦傻傻咧嘴,“师父,当你媳妇真幸福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唉唉唉疼啊师父!别拧了我错了错了错了松手嗷嗷嗷!耳朵要掉啦!”

李彦阴恻恻地开口,“行啊你,学会装睡骗我玩了啊?还睡什么睡,滚起来守夜去。”

“你刚刚说让我回帐睡觉哒QAQ”

“你给我守。夜。去。”

 

李彦:妈哒。心塞(sei)。

燕穹:嘿嘿嘿师父害♂羞啦~

李彦:【冷眼看作死的小狗子】

燕穹:QAQ师父你还需要皇竹草唛?

评论(12)
热度(12)

© aKoi | Powered by LOFTER